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曝光 > 打传规直

32名传销“老总”受审 其中不乏夫妻母子兄妹等家族式团伙

来源:当代生活报
点击数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7-14
\
32名传销“老总”受审时均表示认罪伏法
 
  7月7日,南宁市青秀区法院公开审理一起特大传销案件,32名传销“老总”齐受审,这些人当中有两对夫妻,一对母子,还有一对兄妹。该组织在10年间,发展组织成员上千人,总涉案金额4600多万元。与以往传销案不同的是,该组织成员几乎不以真实身份示人,而是利用“网名”“别名”拉下线;老总给组织成员发工资时,均以现金形式发放,目的就是为了规避法律制裁。
 
  发薪日被端
  “老总”家搜出450多万现金
  昨日上午10时许,32名传销“老总”在法警的押送下,排队走进法庭,站满了整个审判区,足足三排。辩护律师也有27名,坐满三排。包括30多名法警在内,光在审判区内参加庭审的人数就有近百人。
  据检察官指控,2008年起,家在黑龙江省伊春市某村的褚某等32人,陆续在南宁市以交钱申购虚拟份额的形式,参加以“消费投资”为名的传销组织。想加入该组织,最低要投资69800元,申购21份“投资额”,组织“让利”10900元后,仅需交纳50800元。
  该传销组织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,并按照“五级三晋制”进行管理。形成上下线传销网络关系,上线人员依照其层级排位、级别和发展下线的人数及申购份数,予以瓜分获得非法收益。该组织发展10年间,成员人数呈几何式增长,涉案多达上千人,网络层级超过30级。
  2017年5月1日,就在该组织固定发工资当天,被民警一锅端。民警在3名管账者的家中,搜出450多万元现金。经审查发现,褚某等32名被告人每人名下及其下线的申购份额至少有600份,均是“老总”级别,涉案金额约4600万元,数额特别巨大。
  公诉机关认为,褚某等人的行为应以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其法律责任。 
 
\
被告人之一的程某极力揽责,想为旁边的妻子撇清责任。
 
  犯罪日趋隐蔽
  上下线均使用网名联系
  在昨日的庭审现场,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,32名“老总”均表示认罪伏法。但其中有多人对自己的身份避重就轻,声称自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触犯了法律。
 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,32名“老总”每人都有一个别名或网名。有些是“龙”字辈的,叫“龙源”、“龙达”、“龙凯”等,有些是“金”字辈的,叫“金鹤”、“金强”、“金达”等。多名被告人还表示,自己的上线也是网友,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,也不记得名字。自己自行发展下线后,上线才会告诉他们是否达到老总级别。
  在众多“老总”中,37岁的孙某超吸引了记者的注意。他不仅将亲妹妹培养成了“老总”,自己还是一名“管账老总”。每个月的1号,孙某超会固定给下线人员以现金形式发放工资。案发当天,在孙某超家中搜出200多万元现金。另一名“管账老总”孙某斌更年轻,只有30岁,在其家中则搜出145万元现金。
  据孙某超的妹妹孙某表示,一旦升为“老总”级别,每月1号都能固定获得1万元-4万元不等的工资。
 
  “家族式”泛滥
  母亲拉研究生儿子下水
  “我只发展了我儿子一个下线。”在昨日受审的“老总”中,张某玲和儿子甘某相邻而坐,神情黯然。张某玲是吉林人,儿子甘某是一名研究生,刚过32岁生日没多久。张某玲说,她是在2013年3月,经网友“王亮”介绍加入该传销组织的。她虽然参与了,但是没赚到钱。自己银行卡里的流水账,都是从家里拿钱存进去的,与传销无关。甘某则表示,他的银行卡都是母亲在操作,他自己并没有怎么使用。
  在另一对夫妻档“老总”中,丈夫程某在庭审中一直想替妻子揽责。他声称妻子黄某申购的份额,都是他盗用了妻子的名义,妻子并不知情。黄某来南宁是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。“我不知道传销是什么,我什么事都不知道。”黄某面对检察官也是一问三不知,与丈夫挺有“默契”。不过,公诉人在质证阶段表示,至少有40个人能证明黄某属于“老总”级别。
  由于该案案情复杂,涉案人数众多,法院将择期宣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