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曝光 > 打传规直

“张天师”的善心汇:靠卖“善种子”赚了十几亿

来源:新京报
编辑:张春影
点击数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19

2018年12月14日,湖南省永州市双牌县人民法院对张天明等10人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,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一审宣判,判处被告人张天明有期徒刑十七年,并处罚金一亿元;对本案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以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,同时追缴各被告人违法所得。

张天明坐在双牌县法院的被告席上,穿着黑色棉外套、蓝紫色裤子,表情平静。

他是善心汇集团的创造者,在深圳、昆明等地有6家公司。2016年5月底,善心汇系统上线,因为主张“扶贫济困、均富共生”,一年多吸收会员500万名。张天明也被会员们尊称为“张天师”。

01

12月14日,张天明在被告席上。图片来自双牌县人民法院

“所谓的扶贫帮困,实际是打着爱国的旗号发布虚假宣传,包装一个看起来权威又高大上的形象。”2017年7月,永州市公安局的办案民警称。

2017年6月9日、10日,张天明还通过善心汇公司微信群煽动600余名会员到有关公共场所采取拉横幅、喊口号等行动,提出违法要求,抗拒、阻碍公安人员依法执行职务。

2017年7月18日,因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张天明被湖南省永州市公安局决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,同年9月11日,经永州市人民检察院批捕,被永州市公安机关执行逮捕。11月30日,湖南省永州市双牌县人民检察院对张天明等10人提起公诉。

包装大师张天明

哈尔滨人张天明43岁。警方调查显示,他初中肄业后,做过工人、服装批发和净水器处理等工作。但被人熟知时,他的身份已是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。

在善心汇的宣传画中,他光头、方脸,穿着白色立领的中式上衣,黑色裤子,举着右手遥望远方。手边还有4个红色的大字“扶贫济困”。

他喜欢别人称他“天明先生”或“天明同志”。“因为从个人包装上来说,‘先生’和‘同志’的称呼更符合我的个人风格。”2017年7月,在湖南省永州市公安局的审讯室里,张天明对办案民警说。

但追随和仰慕他的善心汇会员们,更喜欢称呼他为“张天师”。在他们心中,张天明是“潜心研究中国新生态经济学6年的学者”,有39项专利,扶贫济困,广传佛法,是个“大慈善家”“佛学家”。

02

善心汇的宣传海报。图片来源于网络

“他的人生离不开‘包装’二字,他把善心汇包装成一个扶贫济困、民族大业的事业。有些人参与这个系统赚了点钱,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高大上的事情。”2017年7月,张天明的助理刘华(化名)说。刘华2015年3月加入善心汇,帮张处理技术对接和互联网产品。

“所谓的‘39项专利’很多只是他的一些想法,注册了商标而已。和经济学没有任何关系,而且多数专利都已过期。”刘华说。

刘华见证了善心汇的成长,深谙其中的运作门道。他直言,内核跟其他传销类的资金盘没有太大区别,无非就是通过拉人头发展会员和老会员持续投入,才能保证持续运转。但张天明包装了一些概念,让它看起来与众不同。

“比如对善文化的传导,让别人觉得这个和国家的扶贫政策、扶贫济困口号不谋而合,甚至直接说得到国家的认可。”刘华说。

在刘华眼中,张天明喜欢穿唐装,经常面带微笑;策划社会类活动,组织慈善捐款,提高自己和善心汇的曝光度;去全国各地考察贫困乡村,收购入股濒临倒闭的企业……这些都是张天明惯用的包装手法。

张天明建了一个微信群,每天晚上8点,群里准时有老师给全国各地的会员们讲课。“要成为一名合格的‘善粉’,我认为有几个方面是必须要做的。第一,张天明同志每晚的分享要听,多学习中国传统文化;第二,你可以忘记吃饭睡觉,但不能忘记要去施德……”群里的老师说。

张天明还经常亲自授课。除了国家法定节假日外,每周一至周五晚8点半,他会准时在微信群中进行讲话直播。每次讲的都是一些比较大的命题,比如人类命运共同体、价值观等,有时候也会讲扶贫济困之类有情怀的东西,或者分享一些善文化,鼓励大家做慈善。

善心汇众扶互生系统

张天明的善心汇全称为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2013年5月24日在深圳市龙华新区注册成立。注册资金100万元中,张天明出资51万元。到2016年年底,公司变更注册资本为5亿元。

善心汇的宣传资料显示,其代表的是最根本的人民利益,帮助了许多贫困家庭、负债者、残疾弱势群体及重病患者,累计公益慈善救助捐款数千万元,扶贫济困数十万人。

“他可能真的做过善事,但和他从中获得的利润相比就是九牛一毛。说白了还是为了牟利,不是为了行善。”张天明归案后,刘华反思。

“2017年4月17日上午,一名在深圳工作的年轻妇女走进永州市工商局经济检查支队办公室。她举报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称‘善心汇’在全国范围内发展会员,把她弟弟坑了,6万块钱打了水漂。她自称是永州人,说永州市可能已有很多人上当受骗了,请求我们出面查处。”永州市工商局副局长韩顺华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。

同年5月12日,永州市公安局立案侦查。很快,刑事拘留“善心汇”传销骨干5人、技术骨干8人,并对张天明发布网上追逃通缉令。

2017年7月,张天明归案后对办案民警讲述了创办善心汇的过程。他说自己是从“3M”“云互助”等模式中受到启发,改良完善后形成了善心汇——一个被包装成慈善机构的传销系统。

03

张天明归案后,向警方承认善心汇是一个传销组织。央视截图

善心汇技术人员黄龙(化名)负责善心汇的系统开发。刚进公司时,张天明告诉他,我们要做一个互助共生的系统。“当今社会人心浮躁,利益分配不公。我们的系统是要让更多的有钱人帮助穷人,互利共生。”黄龙还记得张天明说这番话时得意的表情。

善心汇的系统叫众扶互生系统,于2016年5月底上线。要想进行会员开户,要先找一个推荐人,并向公司缴纳每年300元的会员费。开户后,会员可以获得一株“善种子”激活码,之后才可以打款、收款。

张天明曾对黄龙说,之所以取名善种子,意为激活别人的善心,生根发芽。经公安机关核查,张天明靠卖“善种子”赚了十几亿元。

激活善种子后,会员要按平台指令向陌生会员打款,平台再安排其接受其他会员的汇款。会员的收款比打款多,多出的部分实际就是平台支付的利息。系统还有一套自己的话术:打款叫做“布施”,接收汇款被称为“受助”。

系统还根据投入的金额分为贫困区、小康区、富人区、德善区、大德区和永生区六个等级。每个区除了投入的金额和获取的利益不同,其他的规则大致相同。

“简单来说,如果你在贫困区捐赠别人3000块钱,一个月左右就可获利900元利息。如果投入3万进入小康区,就能得到6000块钱的利息。”黄龙解释,善心汇利用高利息吸引了大量会员。

截至2017年7月17日,注册善心汇的会员达到500余万人,平均每天递增注册会员两万多。会员注册最高峰的2017年4月,每天递增注册会员五六万人。

由于会员猛增,善心汇一个月能赚上亿元。但黄龙认为,从专业角度来看,这种增长速度肯定是不正常的,背后有很多危机。

“按照现有速度估算,年底会员数量将会增加到一千万。”张天明在归案后供述,到时候,他的个人利润将会在现有基础上再翻倍。

04

12月14日,张天明案宣判现场。图片来自双牌县人民法院

12月14日,双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,2016年3月起,张天明和几名被告人开发了“善心汇众扶互生系统”并上线运行,成立、入股了多家公司。其以“扶贫互助”为名,以高额回报为诱饵,采取培训、宣传等多种方式在全国各地发展会员,骗取财物。截至案发,参与“善心汇”传销活动的人员共598万余人,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。

法院认为,张天明等人的行为已经构成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,情节严重。

“真的有人认为‘张天师’受委屈了”

彭宇(化名)是2017年初入会的。当年7月善心汇垮台后,彭宇投入的2万元已经损失了一半。

第一次听说“善心汇”时,他就被这个简单而“有意义”的赚钱方式打动了。一开始,他在“贫困区”投了3000元,第一轮排单(完成一轮汇款、收款)后,很快拿到了3900元。他开始相信,“善心汇”是个既能做慈善,又能赚钱的平台,把家里的7名亲戚都拉了进来。

64岁的农民李成(化名)也赔了钱。2017年6月底,他被朋友拉进善心汇。朋友告诉他,加入善心汇可以赚钱,利息比银行还高。“他们说这是扶贫,交3000元,20天以内返3900元给我。”

李成把几年来种田、打工攒下的3000元全部投入善心汇,却颗粒无收。

05

张天明参加善心汇活动。央视截图

“简单来说,就是拆东墙补西墙。用新会员的钱支付老会员的利息和短期回报,一旦没人投钱了,或者新会员投入的资金无法支付老会员的利息和本金,资金链断裂,就会导致模式崩盘。”永州市公安局负责侦办此案的民警介绍说。“最根本的目的还是骗取财物,不断吸纳发展会员,收取入会费、排单费。”

2017年7月,张天明和善心汇各地组织负责人相继归案后,对涉案经过供认不讳。

张天明向警方承认,善心汇就是传销。“我成立之初就是为了取得个人利益,各种包装都是为了迷惑大众,吸引更多人加入。其实我很清楚,善心汇平台迟早会崩盘。”把拉人头包装成“扶贫”,是为了达到更好的宣传效果。他还曾设想做“国际版”。“把国内的这套模式复制到国际上,拉长整个系统,就能获得更多的获利。”

2017年6月,善心汇平台几名技术骨干被湖南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系统平台瘫痪。3000多名善心汇会员身着统一的服装,拉着横幅,在湖南省政府门前聚集三天。为了让政府妥协,老年人和残疾人被安排在队伍最前排。

经过公安机关查证,非法聚集是由张天明一手策划的。他通过微信,号召所有会员参与集访,以此向政府施压。

一个月后,善心汇成员又在北京非法聚集。2017年7月24日“平安北京”发布通报称,部分“善心汇”会员被别有用心之人煽动来京非法聚集,严重扰乱了首都社会秩序。

12月14日,双牌县法院认为,张天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,情节严重,且系首要分子,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。

06

2017年善心汇会员非法聚集时的警方通报。图片来自 平安北京

“真的有会员认为‘张天师’受了委屈。”刘华说。他们在网络上留言,辩称善心汇是扶贫济困均富共生的平台,并不是所谓的传销;还说张天明帮残疾人和贫困户找回了自信,是善人。

“只要有高额回报,就会有人感兴趣。再做点事情进行包装,就会有更多人加入进来。说到底,他们都是冲着利益来的,就是贪。”2017年7月,张天明对办案民警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