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曝光 > 传销曝光

2700万欧元项目欠款“罗生门”:绿驰汽车和意大利I.DE.A谁在

来源:中国经营报车视界
编辑:米诺
点击数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07
  “我们怀疑整个绿驰汽车项目是骗局。”意大利I.DE.A设计公司的CEO Morali表示。近日,绿驰汽车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绿驰汽车”)被媒体爆出拖欠了意大利I.DE.A设计公司(以下简称“I.DE.A”)项目款2700万欧元。

  对于2700万欧元的项目款一事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分别采访了绿驰汽车副总裁梁啸和Morali,试图探寻事实真相。

  “2700万欧元是它们公司欠我们的欠款,主要包括A00项目的600万欧元,约定要付结果没付,外加MOU(谅解备忘录)中2000万欧元的违约赔偿金,还有就是日内瓦国际车展过程中的一些支出,一共是2700万欧元。”I.DE.A方面表示。绿驰汽车方面对此强烈否认,认为是“无中生有”。那么2700万欧元项目款的“罗生门”,究竟谁在“说谎”?

 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双方合作除了在A00项目出现分歧之外,就此前双方签订的合作备忘录中约定收购I.DE.A资产一事也因双方在尽职调查(以下简称“尽调”)上的分歧而搁浅。在尽调一事上,对于事情原委双方各执一词,表述多有“掐架”之处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绿驰汽车身陷欠款“绯闻”的同时,其背后“前金主”中能东道集团(以下简称“中能东道”)也被媒体爆出“打着上市的旗号”出售“原始股”面向社会公众筹资。对于此事,绿驰汽车一位高层管理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绿驰汽车和中能东道现在股份上已经没有关系了。

  这家在日内外国际车展“高调”出场,号称要做造车新势力领头羊的企业怎么了?绿驰汽车在日内瓦车展上对外宣称,“金星”超级轿跑预计将于2019年底起在意大利接受定制生产是否还能兑现,在目前新能源生产资质紧缺的情况下,绿驰汽车又如何实现“量产”?

  谁阻止了尽职调查?

  绿驰汽车和I.DE.A的合作始于“金星”超级轿跑项目。Morali表示,绿驰汽车的每一笔付款都通过香港中能东道投资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香港中能东道”)流入I.DE.A,双方的合作很顺利。

  对于此事,梁啸也进行了确认,他说,绿驰汽车在金星项目上总计支付了将近600万欧元,一直都是按时付款。金星轿跑在今年日内瓦国际车展展出时备受外界关注。

  在启动金星项目的同时,绿驰汽车和I.DE.A在去年7月底达成了合资组建“绿驰汽车意大利公司”(以下简称“绿驰意大利”)的合作意向。据了解,绿驰意大利注册资金是10万欧元,其中7万欧元由绿驰汽车出资,3万欧元由I.DE.A的母公司(consultech公司)出资。双方约定绿驰意大利成立以后由绿驰意大利购买I.DE.A资产。此外,绿驰意大利还计划收购博通工厂(Caprie)作为绿驰意大利和I.DE.A新总部的所在地。

  但是随后,双方在尽调环节产生了重大分歧。“I.DE.A把尽调分为两部分,要求在完成第一部分尽调后就先付一部分钱,我们想在完成所有的尽调之后再决定收购的方式和价格。”梁啸表示,“我们和他们(I.DE.A)签了一个价格,但是这个价格不作为最后成交的价格。因为尽调之后,我们需要向政府备案,只有政府备案通过后才可以收购。”

  梁啸称,绿驰汽车在去年10月份委托了意大利一家律师事务所展开尽调,但是I.DE.A对此并不配合。绿驰汽车向记者出示的一份律师事务所往来邮件显示,在1月19日,律师事务所已经完成了对于技术平台和商标的尽调,但是没有获得后续进行下一步尽调的资料。

  与此同时,I.DE.A向记者解释了双方尽调的详细情况,Morali表示,首先,双方应该在去年9月8日之前完成调尽,但是绿驰汽车一直等到12月份才委托意大利律所开始调查。律所的尽调的确被终止了,但并不是因为I.DE.A的阻挠。

  I.DE.A出示的一份日期为今年1月10日~11日的会议纪要显示,绿驰应在完成商标和技术平台的尽调之后,向I.DE.A支付1000万欧元,支付完成后,I.DE.A必须向当地法院公开固定资产、人员、软件设施等数据,方便绿驰汽车完成对于I.DE.A的尽调后,双方各支付900万欧元投资绿驰意大利,并同步完成对于I.DE.A的收购工作。

  另一方面,Morali还表示,在去年7月底双方签订了合约之后,绿驰汽车就一直对外宣传I.DE.A已经被绿驰汽车所收购。他说:“绿驰的宣传导致所有的潜在客户认为I.DE.A已经不再是一家独立的公司,我们在意大利很难找到客户了。”

  “绿驰汽车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宣称过已经完成对I.DE.A的收购,我们不可能在收购未完成阶段就宣称这家公司属于我们,I.DE.A找不到客户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。”梁啸表示,“我们(绿驰汽车)收购的是I.DE.A的资产,不是股权,我们只是想把I.DE.A的资产包装到绿驰意大利之中,而收购股权意味着承担所有的债务,这是公司不希望遇到的情况。”

  A00项目未通过政府备案?

  今年1月份,绿驰汽车决定和I.DE.A启动第二个项目——A00城市电动车。根据I.DE.A出示的相关会议纪要显示,双方同意在2018年1月份签署A00项目合同,并且在12月底之前,由绿驰汽车向I.DE.A支付200万欧元的合同预付款,用于I.DE.A的资金周转。

  但是Morali告诉记者,绿驰汽车的款项一直未能支付。鉴于项目进度,I.DE.A从绿驰意大利账户上提取了182万欧元用于A00项目上。Morali表示,自己作为绿驰意大利的董事,在先前的董事会上已经获得了权力自行支配这些资金,不是非法挪用,待绿驰汽车完成后续付款,I.DE.A将把这些款项重新放回绿驰意大利的账户上。

  “我在交流时明确说过,这笔钱是用来购买博通工厂的,从来没有给过他们(I.DE.A)挪用资金的许可,更何况,他们在挪用资金时也从来没有通知我们。”梁啸表示。

  为何绿驰汽车没有按照约定支付A00项目款项?梁啸表示,主要是因为A00项目金额太大,需要向上海外管局、工信委、工商局、税务局多个政府部门备案,在合同备案方面受到了阻碍。

  在A00项目政府备案进展缓慢又缺乏项目开发资金的背景下,I.DE.A和绿驰汽车签订了两份借款合同,绿驰汽车以支借的形式向I.DE.A借款共计200万欧元,用于维持正在进行中的项目,以保证3月份日内瓦国际车展顺利进行。随后,绿驰汽车分别于2月15日和3月6日向I.DE.A打款87万欧元和100万欧元。Morali表示,这是I.DE.A收到的最后两笔来自绿驰汽车的款项。

  日内瓦国际车展期间双方合作开发的“金星”受到了外界的关注,Morali亲自解说了金星轿跑的性能和各项参数。值得关注的是,日内瓦车展之间,绿驰汽车在3月9日组织了100多位供应商和客户参观了意大利博通工厂。

  绿驰汽车和I.DE.A公司于1月15日签订的一份文件显示,绿驰汽车要求I.DE.A保证,在参观博通工厂时除绿驰汽车公司标志外没有任何其他公司的标志,但当时并未完成博通工厂的收购。

  参观结束后,一切仿佛陷入了僵局。3月底,意大利法院方面表示可以收购博通工厂,I.DE.A要求绿驰汽车支付200万欧元的购买费用,但是绿驰汽车方面表示,绿驰意大利账户上的200万欧元就是购买博通工厂的费用,但被I.DE.A挪用了。

  这种情况僵持到4月20日,双方的冲突进一步加大,绿驰汽车向意大利发送了律师函,要求停止A00项目。为此,Morali认为,绿驰汽车不仅在收购上违约,此外,A00项目终止也需要提前6个月通知。

  对此,梁啸也反驳了I.DE.A对A00项目的说法:“绿驰汽车在3月份的时候发现A00项目的投资可能会受阻,但是也向I.DE.A表示备案应该能下来。其次,绿驰汽车希望在不增加成本的基础上,有限开发。I.DE.A也同意了,等我们的备案下来之后,把剩余的首付款打过去后再继续开发。合同也规定,只有在政府备案完成的情况下,合同才能完全生效。”但是现在,I.DE.A一直要求绿驰汽车继续付款。尽管记者希望浏览绿驰汽车有关的合同文件,但是截至发稿,对方表示合同涉及机密需要向领导请示,始终未能出示。

  5月24日,梁啸向记者确认,由于今年外汇政策持紧,导致备案没有通过,A00项目受阻。

  此外,由于双方在A00项目款项以及收购I.DE.A一事上的矛盾,“金星”轿跑被扣留在意大利。梁啸告诉记者,“金星”轿跑没有参加北京车展是因为被扣留在意大利,“绿驰汽车对于金星有完全的所有权,I.DE.A扣押‘金星’轿跑是非法的。”

  但I.DE.A方面认为:“绿驰汽车要求过金星被送回国内,但不是日内瓦车展后直接运回国,也不用运回国参加北京车展。相反我们之前特意询问过这辆车是否需要参加北京车展,他们向我们明确回复了不需要。至于‘金星’轿跑被I.DE.A扣留这件事是真实的,但这发生在绿驰汽车拖欠我们公司款项后,我们说‘金星’要等绿驰汽车将拖欠的款项偿还后再归还。”

  骗局?背后“前金主”利用原始股筹资

  在绿驰汽车爆出拖欠项目款项的同时,其背后金主中能东道也被爆靠出售“原始股”吸纳社会资金,子公司中能万源(北京)汽车销售股份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能万源”)曾在多个省份以招商会的形式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绿驰汽车是由中能东道、中能资本、中能东道(北京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联合成立的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。

  一位社会投资者向记者爆料称,中能东道以旗下的中能万源、绿驰汽车以及中能国盛动力电池技术(北京)股份公司等公司规划上市为由向社会公众出售“原始股”。

  “会上说,母公司(中能东道)1月份上市,国盛电池也要上市,绿驰汽车计划在美国上市。但一直拖到今年3月份中能东道也没有上市,4月份网上爆出很多关于他们公司的很多负面新闻,我就觉得不对劲。”上述社会投资者告诉记者。

  记者了解到,与上述投资者对接的是中能万源杭州分部的一位吴姓董事,上述吴姓董事曾多次发消息推荐投资者购买“原始股”,“中能东道将于年底上市,上市敲钟复牌时间基本已定。”

  上述投资者提供给记者的一份视频显示,吴姓董事在向投资者推荐购买中能东道及旗下公司原始股时,有不实和夸大的言论,“打败特斯拉,超过比亚迪。”“巴菲特、红杉资本、高盛都要加入”等。

  然而直到现在,中能东道上市也没有实现,大的资本机构也没有进入。对于此事,记者向绿驰汽车一位高层管理人员求证,对方表示,现在“绿驰汽车已经和中能东道在股份上没有任何关系”。

  据了解,绿驰汽车正在与中能东道“闹分手”,在这个节点上“分手”是为了撇清出售“原始股”集资的负面还是下定决心“正正经经”造车?

  梁啸表示,中能东道曾经是绿驰汽车的大股东,但是未来绿驰汽车不会和中能东道有什么关系,也不会使用中能东道的产业中心,会寻找新车的代工基地,现在正在洽谈合作中,至于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。

  记者关注到,在媒体爆出绿驰汽车拖欠I.DE.A公司未付款项千万欧元的前后,绿驰汽车的法人由CHEN FENG(陈枫)变更成王向银,绿驰汽车股东由绿驰汽车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九州汇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深圳九州汇联”)。变更后深圳九州汇联100%控股绿驰汽车。对于法人变更一事,绿驰汽车方面没有正面回应。

  与此同时,梁啸还回应了绿驰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绿驰出行”)涉嫌向公众集资一事。梁啸称,对方曾经主动寻找绿驰汽车要求收购,成为绿驰汽车的子公司。但是很快,绿驰汽车发现了对方的行为,立即终止了合作,现在的绿驰出行已经和绿驰汽车没有关系。

  公开报道显示,绿驰出行正在招募“车主合伙人”,只要花25万元购买一辆野马U能E350电动车,然后将车放在共享平台上运营,就可获得包括车辆运营收益、股权分红和上市股权变现等多项收益。而每辆车的佣金收益上,“车主合伙人”可从车辆每天实际订单收益中获得40%,5年预期收益可达25.244万元,5年保底收益18万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“野马U能”系列是绿驰汽车前母公司中能东道和四川野马汽车的合作项目,四川野马汽车作为代工方,为中能东道生产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行业资深律师向记者表示,这种运营方式涉嫌“非法集资”。

  对此,梁啸表示,我们是一群真正做车的人,至于其他的我们也不太清楚,尽管造车很难,但我们一定会把车造得很好。至于如何解决生产资质的问题,梁啸称,正在洽谈代工合作。